看会书 > 都市言情 > 晚唐浮生 > 第十三章 就绪

第十三章 就绪(1 / 1)

进入十月之后,崤函谷道上一下子就变得车水马龙。

军事动员,是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,在官员、士人之间热度很高。

就普通百姓而言,只有唉声叹气。夏王每一次东出作战,陕、虢、华、同四州百姓是最苦的,运丁、役夫大部来自他们。

最近又加入了邵州诸县百姓,他们以前是作战力量,以蕃人为主,因为拼得太狠,男人死得太多了,现在也不从他们这里抽调土团乡夫了,少少出一些壮丁健妇,利用秋播结束的农闲时节,帮忙转运物资。

崤函谷道、黄河、王屋轵关道,是三大运输动脉,水陆并运,拼尽全力转输物资。

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诚斯言哉!

邵树德已经抵达了渑池县,宿于城西的紫桂宫。

此宫建于高宗仪凤二年,六年后的弘道元年废,改为道观。黄巢之乱后,道士散尽,殿宇屋舍也多有损坏。得知邵树德要出巡陕西镇后,李唐宾用抓获的数千梁人修缮行宫,最终赶在邵树德抵达之前完工。

这马屁拍的!

抓获的梁人并非降兵,而是逃人。他们拖家带口,翻山越岭,抄小路逃到西边,就是为了逃避沉重的赋税、繁重的兵役和徭役,因为实在活不下去了。

洛阳百姓,大概是朱全忠治下最惨的了,比徐州还惨。三万多户人,要伺候两三万大头兵,即便绝大部分钱粮从外界水运而来,但负担依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李唐宾遣人收拢之后,以工代赈,修建行宫,然后打算移交给陕西镇。邵树德想了想后,直接让他们渡河前往河阳,打散安置到孟、怀二州,授田编户,也算是解脱了。

邵大帅治下,兵役、徭役免不了,但至少赋税没那么沉重,还可以活下去。

“对洛阳、汝州军民,可加大劝降力度。”紫桂宫之内,邵树德对前来拜见的李唐宾说道:“来一个收一个,我这边白地可不少,总安置得下。”

“谨遵大王之命。”李唐宾起身应道。

“坐下说话。”邵树德笑道:“在河洛经营数年,君之功劳,我已尽知。”

李唐宾蓄起了浓密旳胡须,身上的气度也更加沉凝,这是长达数年指挥大军征伐所带来的上位者气质。

脾气似乎没以前暴了,这一点很好。

邵树德依稀记得,李唐宾本是个性格急躁、藏不住事、受不得激的武人。

历史上因为朱全忠私下里让李唐宾监视朱珍的事情,朱珍、李唐宾不和。后来两人吵架,朱珍拔剑而起,李唐宾解开衣服,说你有本事就捅死老子,朱珍捅下去了,李唐宾卒。

现在看来,脾气收敛很多了,这可能与他的人生经历被极大改变了有关。

“定远、天柱、经略三军已经抵达河洛,这便是两万多人。保义军左厢四千人亦归你节制。”邵树德继续说道:“这一路,只需稳固既有战线,保持压力即可。”

“遵命。”李唐宾略略有些失望。

不过他这一路确实没什么好说的,新安县不克,你绕路南下,穿越山间小道,人没法过去多少不说,连给养也无法携带多少,实在打不了仗。

当然,现在其他战场的局势已经出现了深刻的变化,李唐宾隐隐感到,梁人的河洛防线有土崩瓦解的趋势,说不定哪天机会就来了。

他常年研究邵树德的用兵思路,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他下一步会怎么做。因为邵大帅走的几乎都是明棋,甚少用阴谋诡计,好猜得很。

“胡真兵也不多,洛阳军民的士气也不见得有多旺。唯贼人有长直军万人,向称精锐,须得小心防范。”邵树德又叮嘱了一句。

在他的构想中,这一路的兵马基本够了。两万六七千的正规军,外加陕、邵二州州兵,已经超过三万了。进取虽难,防守却易。

其实他最近已经在调兵了。

豹骑都本来是留守灵夏的,上个月已经接到命令,尽快抵达陕州。至于后面投入哪个战场,再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豹骑都已经扩充到了一千四百余人。

具装甲骑的人员挑选,其实是十分严格的,一定得是长于骑战的勇士,目前来看基本都是出自灵、丰、胜、麟四州的关北武人,新征服的沙碛各部也贡献了一些背嵬,大概百余人,都编了进来。

甲具部分用的是库存,部分是今年打制的。邵树德的最终目标是扩充到两千骑,财政压力确实不小,但完全值得。

对了,高头大马数量不多,但仍然尽可能补充了数百匹给豹骑都,肩高和前阵子送到邵树德身边的那二十来匹差不多,在138-142厘米之间,也就是十四掌左右。

这支部队,一定要关键时刻再出手,给梁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叫你们都用轻骑兵,叫你们流行轻骑兵,南北朝时被具装甲骑支配的恐惧都忘了吧?

明明豹骑都已经在中原亮相过不止一次了,但邵树德至今仍没观察到谁组建了成建制的具装甲骑部队。

人披铁甲的中型骑兵是有的,披重铠的重型骑兵也是有的,但人马俱披重铠的具装甲骑却没有。

“好好做,稳着点。全忠现在很困难,今年咱们再推他一把。”邵树德勉励道:“我欲与尔等同享富贵,一切在此一举。”

……

谷水之畔,练兵活动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结束。

铁林军左右两厢各一万三千步骑,数月前便互换了部分人员,最近一直在操练、熟悉。

这支部队,人数众多,战斗力较强,且忠心足够,已经成了邵树德手头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。投入到哪个战场,都足以改变战略态势。

一水之隔的对岸,渑池县的土团乡夫也刚刚结束训练。

他们头顶星光,就着酱菜,吃着蒸好的胡饼,满脸快意。

如果让邵树德来评价他治下哪个州的乡勇最能战的话,他一定选邵州。

惨烈的河洛拉锯战,死了不知道多少男丁,几乎没人没上过阵,活下来的除了运气外,强悍的战斗力是必需的。

况且,很多地方防务如今就是土团兵在轮戍,比如胡郭城就是由崤山的党项山民,以及渑池的青唐吐蕃守御的。战至今日,始终没让梁人突破关隘。

“大帅,此强兵否?”赶来紫桂宫拜见的王遇笑吟吟地问道。

邵树德看着他蜡黄的脸色,久久不语。

多少年前,王遇站在那里,便如一把出鞘的利剑,锐气十足,如今看着却像变了一个人,完全是一副行将就木的老将模样了。

“王大郎何必呢?不如暂且留在紫桂宫,我已让韩全诲请太医署的人过来了。”邵树德说道。

“大帅,可还记得当年攻黄邺营寨的旧事?”王遇举头看向耀眼的星空,声音有些飘忽。

“你说这世道豺狼遍地,纵是武人也怕。”邵树德说道。

“大帅竟然还记得……”王遇转过头来,眼神中有些欣喜,随后又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朱全忠干得还不错。他攻灭了黄巢、秦宗权,解万千百姓于倒悬,河南百姓为他立生祠,诸路将帅尽皆拜服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所谓英杰者,乘时而起,诛戮群丑,拨乱反正。朱全忠做到了这一点,便超过了许多蝇营狗苟之辈。或曰全忠雄猜多疑,背信弃义,但汴宋亳颍陈许蔡诸州百姓赖他而活,却也是实情。”

“中和、光启间,大帅亦应时而起。河陇旧地,陷蕃两甲子矣,中原诸多豪杰,自相攻杀,无人过问。大帅提三尺青锋,御勇战之师,横行千里,电扫胡虏。不管将来如何,在后人修史时,这份功绩已难以磨灭。”王遇笑了笑,道。

“全忠功耶?罪耶?这都不重要了。他和大帅之间,如果不决出一个胜负,这天下的百姓就还要受苦。”

“我这辈子,打了太多糊涂仗。不知别人为何要杀我,也不知我为何要杀别人。朱全忠成不了事了,我帮大帅拼杀最后一程。”

邵树德沉默。

他手下诸将中,有人为了個人前程在拼杀,有人为了家族富贵在搏命,有人为了实践自己的价值,还有人纯粹就是喜欢“玩”。

但卢怀忠、王遇、杨悦这三个人应该是不太一样的。富贵对他们而言固然也很重要,但并不是全部。

他们三人之所以还愿意为邵树德拼杀,并不是所谓大势已成,可能与他将关北建设得欣欣向荣,百姓生活安逸有莫大关系。

人与人,确实是不一样的。

乾宁二年十月二十。

崤函谷道之上,驮载着甲具的马队已进抵陕州。

轵关王屋之间,大车小车奔流不息。

河清码头之内,夜半钟声之下,一艘又一艘粮船悄悄靠岸。

土团乡夫已被操练得晚上睡觉时都梦到自己在列阵。

州县兵面容平静,但却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器械,丝毫不敢马虎。

衙军老爷气定神闲地锤炼武艺,互相开着粗俗的玩笑。

也是在这一天,河阳中潬城的北墙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哀鸣,不堪重负地破碎了一大片。

宽阔的南浮桥之上,火光熊熊,似乎预示着战争的来临。

最新小说: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