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会书 > 玄幻魔法 > 我靠演技成圣 > 第11章 金陵城

第11章 金陵城(1 / 1)

陈拙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但是他一人剿灭黑风寨的事情已经被人看到了,而且还是被一支军队看到的,这下想低调都不行了。

简单的一番交谈后,陈拙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一支军队会出现在黑风寨了,原来这真的是嫣红叶搬来的救兵。

“这下好了,人情欠大了.......难道我要以身相许报答恩情?不行不行,我陈拙是注定要成为绝世强者的男人,绝对不能吃软饭!”陈拙脑海中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,这时候看向嫣红叶的目光也有些不自然了。

被陈拙用奇怪的目光盯着,原本大大咧咧的嫣红叶也略显羞涩,两人之间气氛变得有些暧昧。

“你我本是萍水相逢,红叶却如此待我,让我都不知如何报答了,不知红叶还有什么心愿?我一定替你达成。”陈拙想了一下,难得正经的对嫣红叶说道,而他对嫣红叶的称号也变得亲密起来。

自从有了掉落系统后,陈拙对这个世界其实抱着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,而嫣红叶也让他感受到了人间温情,或许这也是陈拙理想中的江湖。

“跟我回家,教我武功,这个愿望可能满足?”嫣红叶低着头说道,明明是一件小事,可陈拙总感觉嫣红叶鼓起了很大勇气来说。

嫣红叶的这个要求陈拙无法拒绝,就算他不知道该如何教嫣红叶,但是人情欠下他也只能先跟着嫣红叶回家。

不过在离开黑风寨之前,陈拙再次走到被杀死的土匪头子尸体前,直接蹲下身子在尸体上一阵摸索。

虽然系统给陈拙爆了《神剑御雷真诀》,但是那是系统爆的,杀人摸尸这种优良传统,身为穿越者的陈拙可不能忘了。

果然在一阵摸索之后,陈拙从土匪头身上得到了几件东西,其中一个白玉瓷瓶,晃一晃里面叮当作响,显然是有什么丹药。

还有一本书籍,书不厚只有二三十页的样子,封皮上写着《叠浪刀法》。

最后陈拙在土匪头子贴身之处还摸到了一个巴掌大的金属牌子,牌子非金非铁,是一种陈拙也不认识的金属,一面刻着一个古篆‘仙’字,另一面是‘乾元山’三个字。

不久之后,陈拙和嫣红叶来到了淮南最大最繁华的城市金陵,这里也是赵国的第二大城市,与赵国都城开封东西相望。

金陵城商业尤为发达,甚至单单商业上的繁荣还超过了国都,也是因此赵国首富的嫣家在金陵而不在国都。

在进入金陵之前,陈拙也终于弄清楚了那支军队的来历,那是淮南节度使赵宗诚麾下的军队。

“这么说是你答应嫣老板以后都在家待着不到处乱跑,才换来他找节度使求情出兵救我?因此嫣老板还欠下了节度使一个人情?”马车中陈拙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,他也没想到自己这次欠下的人情会这么大。

“不说这个了,反正你也活得好好的,现在也跟我回家教我武功了,这不是皆大欢喜吗?”似乎嫣红叶不愿多提及此事,她笑的有些勉强。

陈拙没有注意到嫣红叶的神情,脑海中还在不断的思索着,而后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嫣老板的人情可是很值钱的,而这位节度使为了一个人情不惜调动大军,恐怕志向不小啊!”

现在陈拙对这个世界也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,至少赵国是个什么情况还是知道一二的,从嫣红叶那里陈拙知道,赵国朝廷如今权威日渐削弱,各地藩镇尾大不掉,已有自立为王的苗头,也正是因此整个赵国四分五裂,流寇盗匪丛生,藩镇军阀各自为政,民不聊生水深火热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掌控淮南七府,手握七八万大军的淮南节度使赵宗诚,若说没有野心恐怕谁也不信。

“看吧,前辈这就露馅了,还说自己一直生活在牛头村,明明是来游戏人间的。”嫣红叶大有深意的看向陈拙,她记得陈拙说自己是一直生活在牛头村的,可这见识一点都不像,更坚信了她认为陈拙是游戏人间的大宗师。

陈拙愣了一下,这事还真不好解释了,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吧?

于是他只能无所谓的说道:“咳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?我小时候最喜欢去镇上听说书先生讲故事了,这些都是听来的。”

“这样啊,金陵城也有说书的,有空我陪前辈一起去吧?我好像也还没去过呢。”嫣红叶一听说书人顿时来了兴趣。

陈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很快马车就驶入了金陵城一处巨大的府邸,这里自然就是赵国首富嫣二河的大宅。

似乎专门在等陈拙到来,嫣二河在正厅见了陈拙,这位首富对陈拙表现的很客气,更没有因为对陈拙有恩而提出什么要求,倒是让陈拙心中越发歉意。

“对了,嫣老板见多识广,可知这是什么东西?”眼看时机差不多了,陈拙拿出了从山贼头子身上摸尸得来的金属牌子。

嫣二河接过牌子细细端详,他伸手摸着牌子背面,口中不断的重复着‘乾元山’这三个字。

过了片刻之后,嫣二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恕老夫眼拙,这东西也不知来历,不过这乾元山好像在哪听过,似乎节度使大人曾无意间提起过这个地方。”

“是个地名?不知嫣老板能否为在下引荐节度使?”陈拙心中一喜,他隐约感觉这枚令牌应该与传说中的仙门有关,或许节度使赵宗诚真知道这令牌的来历。

嫣二河思考了一下,而后说道:“好,此事我来安排,但是恐怕要几日时间。”

“那多谢嫣老板了。”陈拙感激道。

“前辈太客气了,叫我二河就好,叫嫣老板太见外了。”嫣二河脸上堆满笑意。

“这怎么行,我与红叶平辈论交,就是称你声嫣老板都有些托大。”陈拙连忙解释道。

嫣二河闻言也不再强求,只当是陈拙入戏太深,一想到说与自己女儿平辈论交,嫣二河眼中还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。

接下来几日陈拙就在嫣府好吃好喝的住了几天,倒是第一次享受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,不过这几日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
那就是,究竟什么是江湖?真正的江湖应该是什么样的?

所以啊,这人就不能闲下来,你看陈拙这才闲了几天就胡思乱想了。

“鸡姐,您老把那么多丹药和金子都吃了?能消化吗?”陈拙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,怀中抱着鸡姐,还不时的用手摸摸鸡姐的胸部。

鸡姐一开始还有些抗拒,每次陈拙摸她胸时,她都会啄陈拙的手,不过久而久之的也就习惯了。

“咕咕~~~”鸡姐叫了两声,而后陈拙感觉自己怀里一沉,竟然多了许多金子和丹药。

陈拙看到鸡姐白了自己一眼,那眼神明明就是在说:“老娘可不是你个小败家子。”

陈拙注意到,这些丹药中只剩下了不入流的黄精丹,至于凝气丹和小还丹都没有了,看样子黄精丹对鸡姐也没用了。

“鸡姐你这胃牛逼,都能当储物袋了,这以后可方便了。来,给爷把躺椅也装着,以后出门可享受了。”陈拙一脸花痴的看着鸡姐,真是越看越喜欢。

然而下一刻鸡姐轻轻一跃落在陈拙头顶,狠狠的啄了陈拙一下,疼的他哇哇直叫。

显然陈拙最后的要求过分了。

最新小说: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