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会书 > 玄幻魔法 > 我靠演技成圣 > 第23章 元葵剑

第23章 元葵剑(1 / 1)

陈拙到了大食堂,毫无波澜的混了一顿饭,而后舒舒服服的走回了困魔谷。

接下来陈拙可是有正事干了,吃饱了就该进‘乾元洞天图’刷怪了。

而且经过昨夜的冥思苦想,陈拙这次还是有计划的进去刷怪。

困魔谷外,陈拙再次看到了许眠卿,对方依旧只是恭敬的一拜,什么也没说,好像又只是偶遇一般。

陈拙还是装作没看见,但是不得不承认,又让这个女人刷了波存在感。

来到祭坛,陈拙请鸡姐再次打开了‘乾元洞天图’。

没错,是请。

鸡姐是谁?

区区陈拙又算个什么东西?

他不过是蹭蹭鸡姐的主角光环罢了,没有鸡姐陈拙什么都不是,也什么都干不了。

踏上了熟悉的征程,不过前往内务殿的这一路上,已经没有魔化兽或者真魔兽出现了,显然这里面的怪物是不能刷新的,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。

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内务殿外,陈拙看着那摇摇欲坠的大殿,今天感觉明显没有昨天危险了,殿内血魔的气息也矮了一截,显然对方伤势还没有恢复。

“卑鄙狡诈的人类,有种你放我出去,你根本不是本座的对手。”血魔显然也感觉到了陈拙的出现,殿门打开里面的血海依旧翻涌。

血魔气息确实不如昨天了,但是这家伙的怒意明显更盛昨日,在咒骂陈拙的时候,还用上了新词汇,多了狡诈这个形容词。

“不错,不错,小血魔你有进步哦,今天我是来办正事的,就不打你了,希望明天你能有新的词汇来形容我。”陈拙就是不靠近内务殿,他也是贱的可以,说的话非常的欠揍。

不过这些话对血魔的效果是很明显的,气得那血海中的人形都快维持不住了,要不是血魔本身就是血液组成的,非得被陈拙气得吐血。

陈拙今天确实没打算与血魔交手,主要是因为《神剑御雷真诀》还在cd,其它技能对血魔都没有用,用出来也是浪费cd。

调戏了一番血魔后,陈拙绕过内务殿继续往前走,再往前走就是乾元宗的执法堂所在了。

按照陈拙对执法堂的了解,这里应该是当年与魔族交战的主要战场之一,因为执法堂的弟子战斗力都是比较高的,而四千年前的乾元宗,执法长老很可能是位元婴期大修士。

执法堂也是一处巨大的建筑群,这里的建筑损毁比内务殿还要严重,而且远远的陈拙就感觉到了魔气更为浓郁狂暴,在那残破的执法殿正殿中,一个更为恐怖的存在伺机蛰伏。

“元婴期魔族?这地方不能再靠近了,血魔都能将部分攻击延伸出内务殿,这里的魔头肯定能使出的力量更强,越靠近越危险,还是等收拾了血魔,以后再来会会这个更厉害的,现在先办正事。”陈拙止步于很远的地方,谨慎永远是很好的品质,有命才能接着浪。

虽然对执法殿很是警惕,但陈拙并没有离开这里,因为他要办的正事就在这个地方。

又等了一小会,陈拙看到《万剑归宗》的cd终于好了,而后他以执法殿为中心,突然激活了万剑归宗。

下一刻无数的飞剑环绕在执法殿上空,这些都是四千年前乾元宗弟子的法器,和内务殿哪里的法器飞剑一样,九成都已经破损。

飞剑在不断的盘旋,组成万剑归宗独有的剑阵,而陈拙目光一直盯着剑阵,最后他神情激动的看向了剑阵最中央,一柄还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飞剑。

既然是剑阵,自然有阵眼之说,而万剑归宗自行运转后,这套功法自身是有一种特殊能力的,那就是对剑器品级的划分。

陈拙无法依靠实力看出法器的好坏,但是他能看出是哪把剑占据了剑阵的c位,万剑归宗筛选出来的,自然是所有剑器中最优秀的。

当剑阵完全形成的时候,陈拙兴奋的一手抓向了剑阵c位上那柄璀璨的飞剑。

下一刻飞剑落入陈拙手中,这是一柄通体寒光,拿在手中都感觉冰寒刺骨的飞剑,论品质确实是陈拙见过最好的。

只是具体到了什么级别,陈拙这个外行也看不出来。

“这把剑应该能承受《神剑御雷真诀》了,以后就用它来施展,说不定威力还能提升一些。”看着手中的飞剑陈拙很是满意,他今天进来的目的就是这个,寻找一柄好的剑器,用作以后施展《神剑御雷真诀》的媒介。

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,一人一鸡又在执法殿外围清缴了一些魔兽和魔化兽,对付那些有智慧又强大的魔头不行,杀杀这些小怪还是没问题的。

而且执法殿附近的魔兽明显比内务殿附近的要厉害些,大量的中品灵石被爆出,还新出现了一种名为‘聚法丹’的丹药。

这丹药评价达到了c+级别,系统的解释是元婴期都能用,有增长修为的功效。

‘聚法丹’自然全部被鸡姐吃了,而此时鸡姐再吃‘合气丹’也没有效果了,倒是留存了许多的‘合气丹’下来。

吃了‘聚法丹’后,鸡姐明显更加威猛了,而且她的羽毛出现了一次巨大的蜕变,变得更加艳丽,越看越不像一只母鸡了。

这是成功的,富有建设性的一次刷怪行动,陈拙有了能长期使用的飞剑,而鸡姐也达到了现阶段的瓶颈期,只差一个契机,鸡姐应该又要进化了。

一人一鸡满载而归的离开了‘乾元洞天图’,出来陈拙才发现,自己在里面大半天都过去了,要是再晚一点,今天的晚饭都赶不上了。

为了混上这顿饭,陈拙连忙出了困魔谷。

毫无意外的,陈拙又看到了许眠卿,而对方还是熟悉的举动,陈拙也是沉得住气,他依旧假装没看见,不过心中也是好奇,这女人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?

又毫无波澜的混了一顿饭,陈拙回到困魔谷打算睡觉了,许眠卿还在谷外,他也见惯不怪了。

到了第二天,陈拙没有再进‘乾元洞天图’刷怪,而今天也不需要给阵法补充灵石,他打算去饭堂吃过饭就再去一次藏经阁三层。

还是要多看看书,哪怕自己不能修炼,多懂些修真知识也是好的,至少要弄明白自己昨天找的那把是什么剑吧?

出谷,吃饭,去藏经阁。

这条路陈拙已经非常熟悉了,而同样熟悉的,还有困魔谷外的许眠卿。

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是真的有毅力,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她成了困魔谷的吉祥物。

藏经阁三层,陈拙又是待了大半天,直到饭点了他才离开。

而这大半天也是有收获的,还真让他在一本残缺的书籍中发现了昨天找到的那把飞剑来历。

原来那竟然是一柄法宝级别的飞剑,名字倒是很一般,叫作元葵剑。

按照记载上的说法,这种飞剑是采集万丈深海下的葵水真精和太阴寒铁炼制,对火系法术和宝物有特殊的克制作用。

今天陈拙还增加了一些法宝类的知识,比如他知道了,法宝是比法器更高一个级别的,最大的特点就是法宝能够大小变化,并且通常附带一些特性,也有了一定的自主攻击能力。

而法宝的炼制门槛也非常高,除了极为珍贵的材料外,还需要元婴期以上大修士才能炼制。

同样要使用法宝门槛也很高,这东西威力大是大,可也是耗能大户,通常至少要金丹期以上才能完全发挥出威力。

说到这里,就不得不提一下符宝这个东西了。

到现在陈拙才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次杀了一个土匪头子,就爆了《神剑御雷真诀》这种b级技能了。

原来每一件符宝都是损耗法宝制造出来的,可以说是将一件法宝分成若干份,用特殊的手段炼制,而后符宝具备法宝的部分能力,同时还可以打破修行境界的限制,甚至连普通人都能使用。

当然符宝属于有使用次数限制的东西,用上几次力量消耗完了,也就彻底变成废品了。

“看来上次那土匪头子使用符宝,系统将其判定为金丹级别的了。”陈拙终于解开了长久以来的疑惑,他也不知道遇到那土匪头子是运气不好还是好?

因为那个土匪头子屠杀了整个牛头村村民,陈拙为村民报仇,又杀了土匪头子,而后才提前爆出了《神剑御雷真诀》让他有了越级打怪,顺便装逼的资本。

离开藏经阁,陈拙又去混饭吃,然后回困魔谷睡觉,生活倒是非常的规律。

又过了一天,陈拙还是如此规律的生活。起床,出谷,吃饭,然后去藏经阁看书,沉迷学习无法自拔,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。

同样规律的还有许眠卿,她好像真的成了困魔谷吉祥物,好几次陈拙都快忍不住了,他想问问许眠卿究竟想干什么,不过最后还是都忍住了。

除了以上有规律的生活外,陈拙每三天一早还会补充一次阵法灵石,然后在当天傍晚进入“乾元洞天图”,前往内务殿对着血魔来上一发《神剑御雷真诀》。

因为这个时候,正好是《神剑御雷真诀》cd好的时候。

在陈拙不断的放技能下,血魔的伤势越来越重,它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个金丹期的魔头就要挂了。

不过这段时间血魔在某方面进步也是很大的,它对陈拙的咒骂,已经不只是停留在卑鄙、无耻、龌龊、这些词汇上了。

这血魔被折磨的竟然无师自通,明白了如何问候陈拙的祖宗十八代。

然而陈拙对此不以为意,在他眼中这只是血魔的无能狂怒罢了,反正挨打的又不是自己......

最新小说: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