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会书 > > 将军,夫人喊你种田了 > 第十九章 懂事

第十九章 懂事(1 / 1)

“不许得寸进尺!”

苏小小黑着脸,给三小只拉了拉被子。

蹭亲亲计划宣告失败。

三小只遗憾地闭上眼,乖乖地不再说话。

小孩子玩得欢也睡得快,不多时床铺上便传来了几人均匀的小呼噜声。

苏小小托腮看着睡得香甜的三小只,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娘陪伴是什么滋味呢,就莫名其妙给别人当了临时的娘。

有的人淋过雨,就想为别人撑伞。

但也有人会遗传父母凉薄的基因。

……

一直夜深了,父子二人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灰头土脸地回来。

到家后,苏老爹一头扎进自己屋,晚饭都没吃。

苏小小盛了一碗肉汤泡饭递给苏二狗:“你们今天上哪儿了?爹怎么了?”

苏承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闺女闺女的叫,今晚明显很反常。

苏二狗接过汤泡饭喝了一口,低声道:“程叔没了,五天前没的,爹今日才得到消息,赶过去人都下葬了。”

“程叔是谁?”苏小小问。

苏二狗叹道:“爹的一个兄弟,从前跟着爹走过几趟镖,他腿脚不大利索,后来就没干了,这些年一直在镇上给人做短工,日子挺艰难的。爹当年风光的时候,不少人来巴结爹,爹不干了,就只剩程叔还愿意与爹来往。你不记得了吧?你小时候有一回生了大病,没钱去医馆,是程叔把家里的老牛卖了,你才有钱治病的。”

那是苏大丫七岁时的事,苏二狗五岁,她病得太重,烧迷糊了,是以只有苏二狗记得一家人的绝望,以及程叔雪中送炭带来的新生。

同样是一起走过镖的,张刀就是头白眼狼,程叔却是个重情重义的。

难怪苏老爹那么难过。

苏二狗其实也很难过:“这几年程家为了给程叔治病,借了不少外债。程叔一走,留下孤儿寡母和一个年迈的老娘,别说还债了,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。”

--

屋内没有掌灯,苏承呆呆地坐在椅子上。

忽然,门被敲响:“爹,是我,你睡了吗?我进来了。”

说着,不给苏老爹拒绝的机会,苏小小端着一碗汤泡饭来到苏承面前。

她没点灯,堂屋有昏黄的烛光照进来,不太亮,苏承的颓然得以掩藏。

苏承不想在女儿面前太狼狈,语气如常地说:“爹不饿。”

苏小小递给他一张纸条:“拿着。”

苏承问道:“什么?”

“借条。”苏小小说。

苏承没明白。

苏小小拉过他的手,把借条放在了他的掌心:“何童生还欠十五两,等他还了银子,拿去给程家吧。”

苏承蓦然抬头,惊愕不已地望着自己的大胖闺女。

苏小小松开他的手,在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下:“不够的话,我这里还有四两。”

“够、够了……”苏承的喉头被哽住。

“我们家三口人都可以做事,银子挣挣总会有的。”苏小小不大会安慰人,也不知这么说能不能让苏老爹心里好受一点。

“我以后不买那些胭脂水粉了,也不吃锦记的点心了,开销不大的。我记得咱家有地吧,等卫廷痊愈了,让他去种地,咱家的粮食就有了,又能省一笔。”

“你看,还挺够用的吧?”

她精打细算地说。

苏承的喉头胀痛到说不出话来。

为好兄弟的辞世,也为女儿的懂事。

苏小小趁热打铁:“爹,咱们以后都做正经营生,不讹乡亲们的钱了好不好?”

--

翌日,苏小小使出了全部的意志力,将自己从温暖的被窝里抠出来。

昨晚她说的容易,事实上哪儿有那么乐观?

一下子没了十五两,简直是让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雪上加霜。

家里是有三个人做事不假,但也有七张嘴等着吃饭呢,还个个都是饭桶……除了重伤的卫廷。

这家伙痊愈了指不定也是个饭桶,毕竟三小只辣么能吃,他们亲爹的饭量应当也不差吧。

“还好昨天买了食材,本就打算今天去做生意的,倒也不用那么慌。”

苏小小拉开碗柜,抱出一个装着面团的大钵钵。

古代没有酵母,都是用老面或酒曲发酵的,她用的是老面。

老面发酵的时长因活性与气温而异,一般来说,老面活性越好,环境温度越高,便越容易发酵。

夏天一般是两个时辰,冬天则需四个时辰。

她一般在临睡前将面团揉好,第二日早上醒来,就发酵得差不多了。

等着醒面团的功夫,苏小小分别将红豆与绿豆煮进两口锅里,又把梅干菜泡开,卤五花肉拿了出来。

她想做酥皮饼,因此还需要一层油酥。

油酥的做法并不难,新鲜蛋黄液里加入猪油与白面粉,醒好后擀出来的就是油酥了。

一层面皮裹一层油酥,这样做出来的酥皮口感才更油润松软。

她一共做了三种馅料:红豆、绿豆、梅干菜。

最后馅料用完了,还剩一点面皮,她突发奇想,做了几个肥肠酥饼与红糖酥饼。

“姐……你又做啥好吃的了?”

苏二狗被尿憋醒,上了趟茅房,就被香味儿勾引来了厨房。

他还没睡醒,但并不影响他吃东西,他随手拿了一个饼,张口就咬下去——

苏小小:“烫!”

“嗷呜——”苏二狗的嘴里被烫出了一个泡。

这下瞌睡是醒了,舌头也肿了。

不过并不影响他吃他姐做的饼。

“姐,你做的饼比锦记的桂花糕还好吃!”

他吃的是红糖味儿的,糖完全化掉了,甜丝丝的,混着一点猪油的酥香,好吃到上天啊。

苏小小每种口味都让他试吃了一个。

“吃饱了吗?”

“唔,差不多。”

“那就收拾一下,准备干活了。”

苏二狗一愣:“干什么活?”

……

一刻钟后,姐弟二人背着篓子去了镇上。

“姐,咱们上哪儿卖?集市吗?”苏二狗问。

一般人第一次出门做生意,可能会有点儿放不开。

苏二狗天赋异禀,脸皮厚得能当鞋底,放不开?不存在的!

“不去集市。”苏小小说。

苏二狗好奇地问道:“那去哪儿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早安

最新小说: 将军,夫人喊你种田了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皇宫静悄悄,冷宫娘娘在作妖 重回年代: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穿越后,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